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七十九章 可怕不是因为强大,而是打不死

第七十九章 可怕不是因为强大,而是打不死(1 / 1)

第七十九章 可怕不是因为强大,而是打不死

太玄山上,一个个修士不断上台,然后又不断被王富强踢下擂台,十几场下来,这家伙越战越勇,宛若一尊不败战神,一些原本想要跃跃欲试的修士,在看到不断重伤落败的其他修士之后,只能放弃上台的念头。

此刻,几名元奚宗长老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什么。

大比进行到现在,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各宗门年轻一辈的弟子中,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战胜这个叫王富强的江湖武夫,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家伙将大会冠军拿走吧?

这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大会第一的问题,而是山上修士和江湖武夫之间的较量,若真让这家伙拿了第一,牵头这场大会的元奚宗,还不得被人骂得体无完肤?

所以王富强绝不能赢,哪怕动用一些非正当的手段。

经过商议,几名长老叫来一名元奚宗弟子,交代一些事情后,直接掏出各种各样的宝物。

这名元奚宗弟子接过这些宝物,听完师门长辈的交代,直接向着擂台上走去。

看到元奚宗弟子出手,整个广场上顿时一片安静。这就代表着这场大比已经进入尾声,这一战之后,也将会决定出究竟是江湖武夫厉害还是山上修士更胜一筹。

这名元奚宗弟子上台之后,一抬手,一柄飞剑便直接浮现而出,接着掐了一个印结,周身顿时浮现一层莹莹光辉,应该是一件品阶不低的护具。

王富强皱着眉头,这元奚宗为了保全大会第一,倒还真是下了血本啊,竟然一次性拿出这么多法宝,这不等于在给自己送宝物?

如此一想,王富强心中不免有些激动,盯着对方的眼睛都在放光,那种眼神,就像一个男人看着一个绝色的裸女,那种贪婪,让这名元奚宗弟子毛骨悚然,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王富强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直接向着这名元奚宗弟子扑去,如同饿虎扑食。

这名元奚宗弟子着实被王富强这种气势吓得不轻,手中印结一顿,急忙驱动那柄飞剑杀向王富强。

王富强身体微微一侧,躲过这柄飞剑,速度不减,瞬间出现在这名元奚宗弟子身前,然后一拳轰出。

“砰!”

一声闷响,这名元奚宗弟子挨了王富强一拳,竟是巍然不动,那些包裹着他的光芒就像浪潮一般,荡起一圈圈涟漪,将王富强这一拳的力量一点点剥离化解。

这种情况王富强之前见过,这名元奚宗弟子身上的灵宝应该跟当初玄阳宗那位少主身上的白虎鎏金铠是一样的。当然,品阶上肯定要差很多。

当初王富强能够凭着一双拳头破开玄阳宗的白虎鎏金铠,如今自然也能破开这名元奚宗弟子的护具,更何况进入剑气山河之后,王富强已经能够看到各种不同的场势,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这件防具的破绽。

只是王富强现在的目的不是要破坏这件防具,而是要将这件防具抢过来,这就有着不小的难度,因为这不仅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法,还需要特定的口诀。

灵宝之所以跟一般宝物不同,不仅因为其自身的防御力和攻击力更强大,还因为其自身存在的权限。用王富强的理解,就像是一台手机,要想开启权限,就需要其自身原本设定好的密码或是口令。

一般情况下,属于某个人的灵宝落到他人手上,一般只能进行毁坏,不能使用,而不能开启权限的灵宝,跟普通物件根本没什么区别。

当然,事无绝对,灵宝自身的权限也有高低之分,一些灵宝只是被赋予简单的印记,只要修为比赋予印记之人高,就能轻松破解,比如储物袋就属于这一类。而本命物则是权限最高的灵宝,这已经不是修为高低的问题,而涉及到了物体与主人之间的性命问题。

就拿本命飞剑来说,一个人的本命飞剑被毁,其主人也会受到重创,但主人若是身死,本命飞剑就会彻底失去作用,沦为废铁。

本命物之间也存在高低之分,一些本命物就算被毁,主人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但有一点,却是一定的,那就是不论什么样的本命物,只要主人身死,本命物就会跟着湮灭。

不过还有种特别的情况,那就是一些孕育出器灵的灵宝,是可以得到传续的,所以这类宝物又称之为神兵,比如王富强手中那半截绣刀。

当然,这些王富强现在知道的并不多,而且他那半截绣刀比较特殊,那就是没有器灵,或者说缺少了器灵。没有器灵的神兵,跟普通的刀剑并无区别,甚至还不如普通刀剑,这也是王富强一直没法驱动这断龙刀的原因。

对于断龙刀王富强是没有办法,但这名元奚宗弟子身上的护具,王富强还是有把握的,只要找到其自身场势的运行轨迹,再运用一些比较粗暴的方式让其暂时失去作用,就可以从对方身上剥离下来,至于如何运用,下了山,有的是时间慢慢研究。

看到王富强的一拳直接被轻易化解,下方那些宗门大佬们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这王富强之所以强悍,无非就是因为其拳头所蕴含的力量,一般修士根本承受不住,如今王富强的力量没了作用,自然很难再取胜。

毕竟这家伙就算体魄再强大,终究只是肉体凡胎,根本承受不住神兵利器的攻势,这一点,王富强身上那些伤口就是证明。

看到王富强一拳没有发挥作用,下方的舒秀秀不由得皱起眉头,不免为王富强担忧。

而那名元奚宗弟子看着王富强这一拳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伤害,心中大定,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王富强轰出一拳之后,双眼一直盯着拳头周围那些水波一般的光辉涟漪,嘴角微微上翘,握着的拳头突然松开,双手十指猛点,同时身体的速度直接提升了数倍不止。

光辉涟漪一圈接一圈,不断叠加,很快就达到了一个极限,就如同叠加后的浪潮一般,直接炸出一大朵水花。

王富强右手猛然向前一抓,原本在元奚宗弟子身上的防具竟是突然化作一道流光,直接被王富强抓在手中。

王富强拿到这件防具之后,身体不断后退,几个起落,便出现在擂台的另一边,正好躲开那柄本命飞剑的一连串攻击。

稳住身形的王富强手腕一翻,直接将这件防具收入储物袋中,笑着问道:“还有吗?”

下方众人满脸错愕,元奚宗那些长老甚至直接站了起来,有些差点就要冲向擂台。

对面,那位元奚宗弟子果然又取出了一件灵宝,只是还没来得及使用,王富强就已经瞬间出现在他面前,都不见王富强有什么动作,这名元奚宗弟子刚刚拿出的灵宝就直接脱手而出,再次落入王富强手中。

王富强这次并没有后退,而是出拳如风,却不直接将对方击败。

王富强知道,这家伙在元奚宗的身份必然不一般,身上的宝物也绝不止这么几件,若是太早将对方击败,必然是个不小的损失,同样的,只有让对方感受到危险,他才会将剩下的灵宝全部拿出来。

果然,在王富强滔滔不绝的攻势之下,这名元奚宗弟子前前后后一共掏出了五件灵宝,而五件灵宝除了一件被王富强毁坏之外,剩下四件全被王富强收入囊中,那名元奚宗弟子也失去了价值,直接被王富强一脚踹下擂台。

整个广场上,人山人海,此刻却是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每个人的眼神,全都直愣愣的看着擂台上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

此刻王富强的身上,衣衫破碎不堪,浑身上下布满纵横交错的伤口,鲜血还在流淌着,但这家伙却似乎毫不在乎。

只见他微微转身,看着下方那些宗门,朗声道:“还有吗?没有的话,是不是应该宣布我是第一了?”

一名元奚宗长老直接离开座位,大喝道:“大胆狂徒,竟敢抢夺我元奚宗灵宝,受死!”

说着,屈指一弹,一柄本命飞剑直接带起一道流光,向着王富强激射而去。

这变故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以至于王富强都没想到,但他并没有如何慌乱,也没有要动用飞剑的意思,双脚微微弯曲,然后骤然绷直,身体直接离开地面,向后翻滚出去。

“轰隆!”

一声巨响,飞剑砸在擂台之上,顿时尘土飞扬,整个擂台直接裂开一道道蛛网一般的裂痕。

王富强稳住身形之后,那位元奚宗长老也落在了擂台之上,大袖一挥,衣袍飞舞,那柄飞剑也直接被他抓在手中,气势超尘。

王富强感受着身体缓缓消散的余波,眯眼盯着这个突然出手的老家伙,脸色凝重,眼中却充满了深深的战意。

先前的战斗,让他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说到底,这些宗门弟子在别人的眼中或许是不世出的天才,但在王富强眼中,终究还是太弱了,根本无法让他将体魄的优势彻底发挥。

如今元奚宗长老突然出手,正好可以让王富强痛快淋漓的打一场,从而看看自己如今的体魄极限是什么,实在不行就动用本命飞剑嘛,反正自己本就不是来参加什么大会的,而是来收账的,跟元奚宗这些老家伙,早晚都要撕破脸皮。

王富强抖了抖手腕,皱眉道:“你们元奚宗这是什么意思,拿不到第一就翻脸?”

下方,那些江湖强者也都大声附和,这位元奚宗长老却意正言辞的道:“若是堂堂正正的拿到第一,我元奚宗自然不会说什么,可你却抢我元奚宗宝物,伤我元奚宗弟子,就坏了大会的规矩,自然不能算数。”

王富强问道:“所以你就要杀我?”

这名元奚宗长老没有回答,而是冷哼一声,然后直接一剑斩下。

王富强也发出一声冷哼,竟是不退反进,直接迎向这名元奚宗长老的一剑,一边道:“真当老子怕你不成?正好打完小的,再把老的打了,到时候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什么叫狂妄?

这就是!

什么叫豪气冲云霄?

这就是!

王富强左手直接一拳轰在对方的长剑之上,然后右手成掌,包裹着一层碧绿色光辉,一个横扫,扫向对方胸膛。一声炸响,两人几乎同时后退,王富强左手的拳头已经血肉模糊,而那名元奚宗长老的胸前则是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两人分别稳住身形,同时盯着对方。

王富强脸色并没有多少神情变化,左手的拳头轻轻抖动,抖掉一串血珠。

那名元奚宗长老脸色沉重,心中更是震撼得无以复加,他怎么可没想到,一个人的体魄竟然可以强大到这种程度,竟然连本命飞剑都不能彻底破开。

他双手结印,那柄飞剑顿时光芒大作,缓缓升空而起。

随着长剑升起,能隐隐感受到一道道力量不断汇聚在长剑之上,显然是某种杀伤力不低的术法。

王富强眯着双眼,在考虑要不要动用本命飞剑。

在王富强迟疑的同时,那柄飞剑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然后轰然斩下。

随着飞剑斩下,擂台上顿时气浪翻滚,剑气纵横,疯狂肆虐。

随着这一剑斩下,剑身竟是瞬间变大,宛若一棵巨树轰然倒塌,剑气直接将整个擂台笼罩,根本避无可避。

这一剑,跟蕴灵门斩空剑的第一式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看着这一剑彻底成型,王富强直接放弃了使用本命飞剑的打算,当初都能扛下顾子坤的斩空剑,如今扛下这名元奚宗长老的这一剑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顾子坤虽然只是弟子,但毕竟是蕴灵门弟子,而眼前这老头虽然是长老,但只是元奚宗长老,一流宗门和三流宗门的差距,可真不是一个身份称谓就能弥补的,真要打起来,这位元奚宗长老不见得就是顾子坤的对手。

王富强双脚微微站开,然后双手握拳,出拳如风。

看着王富强竟然想凭着肉体接下自己这一剑,这位元奚宗长老冷笑道:“找死!”

擂台之上,剑气不断被拳罡震碎,拳罡也不断被剑气搅碎,但剑气依旧不断压下,虽然气势受损,但速度并未消减半分。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整个擂台再也支撑不住,直接在这一剑之下炸碎开来。

碎石激射,尘土漫天。

围观之人要么挥动手中长剑,在周围形成屏障,挡下那些碎石尘土,要么仓惶后退。

场中的情况已经被尘土完全遮挡,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那位元奚宗长老大袖一扫,那些向他弥漫而来的碎石和尘土就像是撞在一道无形的屏障之上,瞬间反弹回去。

别的不说,光是这一手,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结束了?

随着场中的情况渐渐平息,所有人不由得再次皱起眉头。

尘埃消散,场中的情况也再次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

只见王富强半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高高举起,像是在托着什么。

只见他撑着地面的左右轻轻一按,整个地面顿时瞬间凹陷下去,然后一道尘埃形成的圆圈直接向着四面冲击出去,王富强的身体也缓缓的站了起来。

场下,所有人瞪大双眼,吞咽着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

看到这一幕,舒秀秀轻轻呼出一口气,总算是放心下来。

她虽然知道这名元奚宗长老不可能伤到王富强,但还是不免有些担忧。

那些江湖强者直接大声呼啸,一个个神情激动,有些人甚至老泪纵横。

他娘的,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人给他们这些江湖人涨了一次脸了。今日之后,江湖人总算是站起来了,看以后谁还敢瞧不起江湖武夫?

王富强站直身体之后,心中有些苦涩。

看来要想用身体硬扛这些能够引动天地之力的术法,终究还是有些勉强,虽然不至于致命,但也确实不好受,特别是那种狂暴之力在身体中蔓延冲击的感觉,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当然,对于王富强来说,倒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他虽然不能直接用身体来吸收这些力量,但却可以利用身体自带的场势和五把飞剑组成的场势将这些力量进行化解、引导,有些类似于白虎鎏金铠和先前那名元奚宗弟子身上防具的效果,不同之处在于王富强需要实实在在的承受这股力量的冲击。

所以王富强觉得若是他能完全掌握先前那件防具,今后就算不用飞剑和术法,就算面对一些剑修的攻击,也能游刃有余。

王富强站起身后,看着对面的元奚宗长老道:“还有没有什么厉害的秘法?都使出来吧,若是没有的话,就该轮到我了。”

这位元奚宗长老一双眉头紧紧的交织在一起,心中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在所有的战斗中,最可怕的不是对方有多厉害,掌握了多少强大的秘法,而是对方什么都不做,可你不论使出什么样的手段,都不能将对方斩杀。

所以最可怕的敌人,往往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你根本打不死的敌人。

最新小说: 开局被逼追圣女 封神:开局九连抽,召唤诸天神魔 穿越者修真指南 重生陆压之万界妖皇 人间守墓神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都市纨绔邪帝 大魏执笔人 武侠:从鹿鼎记开始长生 嘿,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