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七十五章 终究还是得逞了

第七十五章 终究还是得逞了(1 / 1)

第七十五章 终究还是得逞了

看着两方剑拔弩张,王富强心中大喜,真巴不得两方现在就打起来,这样他们就可以找机会溜走,反正太极门也好,白烟楼也罢,王富强都没兴趣。

不管王静玄是不是真的出卖自己,以后都得跟这老王八蛋算算帐,竟然敢把白芷剪了。

至于余秋雅,喜欢是喜欢,但就算真去了白烟楼,也不见得就能真的得到,就算能得到,意义也完全不一样。

王富强一直觉得,把余秋雅带到蕴灵门,是光明正大的娶,自己跑到白烟楼去,就跟上门没区别,根本就不是一个性质。

余秋雅似乎并不担心跟太极门交手,也似乎并不担心王富强会不会趁机逃走,继续说道:“五长老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带着太极门这些人离开,一个是我们两家打一架,赢的走,输的留下,只不过走的是带着王公子一起,输的是把命留下。”

太极门五长老脸色阴沉,似乎在开始权衡利弊,真要打起来,他们确实没多少神算,撇开这位少楼主修为不说,能被她带在身边的强者,自然都是白烟楼一等一的人物,且因为白烟楼是魔门,掌握很多可怕的秘术,真要拼命,他们这些正道修士还真不是对手,否则当初五宗围攻白烟楼,也不可能打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将白烟楼覆灭,更不会出现凌波阁突然叛变的情况。

虽然凌波阁当初叛变很多人都觉得是因为白烟楼这位少楼主跟凌波阁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但随着过了这么多年,所有人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而是因为白烟楼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操控了凌波阁那位阁主,直至今日。

整整三百年,表面上是凌波阁跟白烟楼合作共赢,实则是凌波阁已经彻底沦为白烟楼的附属宗门。真说起来,剑气山河所谓的六大宗门,其实早在三百年前那一战之后,就不复存在了,而白烟楼也是第一个将凌波阁这样一流宗门作为附属宗门的存在。

其底蕴或许不如蕴灵门太极门这些宗门,实力也不如玄阳宗这样有谪仙人坐镇的强大存在,但真要倾力一战,不论是玄阳宗还是太极门,都讨不到任何好处。

更何况这位少楼主从三百年那一战露面之后,往后三百年,从未做过一件失误的事情,原本白烟楼楼主是想将楼主之位给她的,但这位少楼主偏偏喜欢在楼主面前加个少字,兴许是听起来显得年轻,毕竟是女人,而且还是余秋雅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整整三百年,除了百年前太极门出了一位舒秀秀,整个剑气山河在容貌上,还没一个女人能跟这位少楼主一较高下,可谓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风华绝代。最近几年,倒是出了几个容貌不俗的,比如太极门吴纤灵,蕴灵门白衣雪,但真要比较,还是有着差距的,这或许不是容貌本身,而是年龄差距,毕竟有些美,是需要时间沉淀的,而女人最宝贵的便是时间,所以余秋雅能够绝艳剑气山河三百年,确实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在这一点上,舒秀秀就输了一节,毕竟再过百年,舒秀秀不见得还能拥有像现在这样名声。

关键是余秋雅除了容貌绝世无双,心智计谋完全不输于那些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唯一不足的,便是她的修为并不是很高,每次出门,都需要带着不少强者在身边,毕竟就连白烟楼的楼主都亲口说过,他这个楼主可以死,但余秋雅这个少楼主绝不能死。

所以这次余秋雅带的人虽然不多,但真正实力肯定在他们这群人之上,若真打,就两宗的仇恨来看,他们是真有可能将性命交代在这里的。

这世界上没有人不怕死,活得越久的人就越怕,他们已经活了很久了,所以比起那些初出茅庐的门中弟子,他们其实更怕死。

五长老沉声道:“王富强我们可以放弃,但我太极门的掌门夫人,我们得带走。”

余秋雅笑着道:“这个我管不着,毕竟我余秋雅不喜欢女人,哪怕掌门夫人确实我见犹怜,不可方物。”

王富强眉头皱起,他怎么也没想到太极门这帮家伙竟然这么快就服软了,冷声道:“做梦!”

五长老眯起双眼,冷声道:“年轻人,见好就收,真要闹翻,对谁都没好处。”

王富强撇嘴道:“不用拿话吓唬我,老子打盹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肚子里呢,有本事你就出手,能杀我算你本事,但只要我没死,你们就休想从我身边带走任何人。”

孤独虚诺眉头紧皱,开始考虑如何开溜。娘的,这王富强要作死是他的事情,自己可不能在这种时候讲义气,媳妇还没娶呢,连女人是个什么滋味都没尝过,就这么死了,不值当。

五长老果然就要出手,余秋雅却突然开口道:“真羡慕掌门夫人,百年来有吴掌门小心呵护,百年后还有王公子这样的谪仙人拼命守护,一个女人能活到这个份上,应当是了无遗憾了。”

她接着道:“几位可悠着点,我要的是活着的王公子,可不是死了的谪仙人。”

太极门众人面色更加难看了,这未免就有些欺人太甚了。

王富强看热闹不嫌事大,继续道:“五长老先前不是很狂吗,又杀这个又杀那个的,现在怎么这么怂了?”

反正两方不打起来,他根本就没机会逃走,那么就算太极门这些人走了,还是要应对白烟楼那些人。这位少楼主嘴里说的好听。请?鬼知道会怎么请。

可王富强还是低估了这些老怪物的心态,就算这样,这位五长老依旧能够沉住气,沉声道:“今日之事,我太极门记下了。”

说完竟是直接带着那些太极门强者离开。

看得王富强一脸错愕。

孤独虚诺则是彻底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些要杀自己的家伙总算是走了,剩下这些白烟楼的强者,也不像是那种要打要杀的人,那就还有缓和的余地。

太极门这些强者走后,余秋雅笑着问道:“王公子,是否考虑去白烟楼坐坐?白烟楼的景色可一点不比断崖山差。”

王富强眉头一皱。看来这位少楼主盯着自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最起码对自己在断崖山的情况了若指掌。他笑着道:“白烟楼最好的风景在下已经看过,其他景色再好,在少楼主面前,也是黯然失色的。”

余秋雅掩嘴笑道:“别的不说,光是这一点,公子确实比那长河仙人强多了,奴家能在有生之年得遇公子,倒也真是三生有幸了。”

王富强便顺着话头道:“我能在剑气山河见到少楼主,那才是真的三生有幸。”

余秋雅继续道:“看来公子是不打算去白烟楼走一遭了。也罢,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公子既然已经认准了蕴灵门,奴家也没必要自讨没趣,公子大可放心,在白烟楼地界,绝没人敢找公子麻烦,这一点,奴家还是可以给公子保证的。”

王富强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余秋雅。

余秋雅似乎知道王富强的意思,笑着道:“公子不用多心,奴家这次来,只是楼主吩咐,希望能跟公子结下善缘,至于公子愿意在哪修行,是公子的自愿,只是希望公子日后能不忘今日之情,可以对白烟楼照拂一二。”

王富强还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余秋雅笑着道:“这是实话,奴家也没必要骗公子不是。”

王富强看了余秋雅身后那些强者一眼,点了点头,笑着道:“我就说哪有什么正邪嘛,要是人人都如少楼主这般,这剑气山河早就天下太平了。”

余秋雅笑着道:“这是楼主吩咐,奴家只是听命行事而已,担不起公子这般称赞。”

王富强笑着道:“少楼主这么一说,在下倒真想去白烟楼看看那位楼主了。”

此话一出,孤独虚诺和舒秀秀眉头皆是同时皱起。

王富强接着道:“只可惜在下还有要事在身,耽搁不得,以后有了机会,一定登门拜访,楼主既然是如此深明大义之人,想必在下若是备足聘礼,迎娶少楼主,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余秋雅白眼道:“公子倒是贪心,有了一位掌门夫人还不够,竟还想打奴家的主意。”

王富强笑着道:“对我来说,女人就像元石,自然是多多益善,更何况像少楼主这样的人间绝品,没有遇上也就罢了,既然遇上了,自然不能轻易放过。”

余秋雅笑着道:“那就要看公子究竟能拿出什么样的诚意了。”

王富强微笑道:“听少楼主这意思,在下还是有机会的的嘛,少楼主放心,到时候必然不会令少楼主失望便是。”

说完抱拳道:“今日多谢少楼主仗义出手,王富强必然永远铭记于心。”

余秋雅开口道:“公子就不打算陪奴家走一走?”

王富强一愣,然后笑着道:“自然求之不得。”

然后王富强和余秋雅并肩而行,走在前面,那些白烟楼强者走在后面跟着,舒秀秀和孤独虚诺则是走在了最后。

舒秀秀明显有些不高兴,孤独虚诺则是打定主意,等这些白烟楼强者离开,他就会告辞离开,就今天的情况来看,继续跟王富强走下去,小命早晚得丢掉。

王富强和余秋雅所谈的都是一些修行上的事情,毕竟都是修行之人,也只有在修行上才能有更多话题,当然,偶尔也会插诨打科几句,毕竟两个人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舒秀秀觉得这两人倒真是般配,一样的飘逸如仙,一样的邪魅如妖,一样的不知廉耻……好一个天造地设!

只是不知为何,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这次跟王富强走,当然不是什么感动,也不是什么信任,更不是什么情爱。而是因为她偶然听到一个传闻,一个关于剑气山河的传闻,也是整个剑气山河最大的隐秘,而王富强或可成为这个隐秘的关键。所以她最终选择跟着王富强,哪怕会面对太极门的追杀。

所以她很清楚,吴沧海为什么就算杀掉自己,也要留下王富强,因为王富强所能带来的好处,绝非一个长河仙人可以比拟。

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发现这个王富强确实很特别,他虽然是其他世界来的谪仙,但却没有一点谪仙人应该有的样子,反而像一个流氓地痞,跟那位长河仙人比起来,更是天壤之别。

他坏起来的时候,可以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调戏自己,可以在任何场合轻薄自己,可以耍得那些三流宗门的掌门团团转,最后还是要拆了人家招牌……他好起来的时候,温柔得不像样子,会给路边的乞丐买吃的,会跟他们坐在一起聊天,告诉他们怎么才能摆脱当下困境,会在遇上危险的时候,站在自己的面前,说着一些在她听来无比幼稚的言语……

他说到做到,说只要她想去的地方,只要他能力所及,就真的会带她去。

他斤斤计较,每一次落脚,每一顿饭钱,都算得清清楚楚。

他好色成性,只要看到好看一些的女人,就忍不住要去调侃一番。

他刻苦努力,似乎只要有了时间,就会用来修行。

他浪荡不羁,他文采飞扬,他性格古怪,他老成持重,他少年心性,他善良,也邪恶,他就像是站在两个极端,是魔也是仙。

若不是亲眼所见,若不是一起相处这么久,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人。

她不信人间情爱,也不屑于人间情爱,可这一瞬间,她看到那个先前还站在自己面前要保护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站在一起,而她却只能这么远远的看着,就觉得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她并不觉得余秋雅比她优秀,毕竟她确实比余秋雅年轻,年轻了很多很多,她只是怨恨,怨恨自己的命没有余秋雅好,怨恨自己生在太极门。

余秋雅果然没有强行带走王富强的意思,两人这么并肩走了一路,天南地北谈了很多,然后就带着白烟楼那些强者离开。

白烟楼众人离开之后,孤独虚诺也告辞离开,说要去北方,王富强当然没有挽留,巴不得这家伙赶紧走,免得打扰他跟舒秀秀的二人世界。

这个时代虽然不用电,但那么大一个电灯泡跟着,还是挺耀眼的。

余秋雅确实没有说谎,接下来的一段路,确实没有人再来找王富强麻烦,太极门也好,玄阳宗也罢,倒是让王富强省去了很多麻烦。

王富强倒是舒心惬意了,可苦了舒秀秀。

因为没有孤独虚诺的存在,这个家伙就更加变本加厉,只要抓住时间,就要折磨舒秀秀一番,换了别人,怕是早就给王富强得逞了。

而这段时间,王富强也是大为恼火,每次总是到了关键时候,就会因为这样那样的情况而中断,就像是老天故意在跟自己开玩笑一般。

越是如此,王富强就越是不甘。

这不,此刻又给王富强抓住了机会,茫茫山道,四野无人,秋风吹拂着漫天落叶,铺在地上厚厚一层,就像金黄色的地毯一般。

走在前面的王富强突然停下脚步,开口道:“秀,你看着大好景色,咱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舒秀秀冷哼一声,移步向前走去。

王富强哪能轻易放过她,三两步追了上去,直接拉住她的手,然后在舒秀秀半推半就的拉扯下,硬生生拖进了山道旁的树林。

秋风浮动,鸟鸣欢快,就像在奏一曲欢乐颂。

等苏秀秀走出来的时候,脸色潮红,还带着一抹心满意足的娇羞。

她整理着有些凌乱的衣衫,撇嘴道:“还以为多厉害呢。”

王富强一手叉腰,如同大病初愈一般,喘息道:“舒仙子道行高深莫测,王某今日算是见识了。”

舒秀秀白了他一眼,问道:“还行吧?”

王富强挺了挺腰杆,傲然道:“这叫什么话,我是谁?王富强啊,听我的名字就知道好吧。”

舒秀秀问道:“那再来一次?”

王富强急忙道:“休息一会休息一会,再说你看天都快黑了,再不找个地方落脚,咱们今晚可就要在这荒郊野外度过了。”

舒秀秀撇嘴道:“没出息。”

王富强哼哼道:“晚上再收拾你。”

出了山,两人在天黑前进了一座小城,当晚,王富强还没去收拾舒秀秀,结果就被舒秀秀提前收拾了。

打那以后,王富强就再也不敢招惹这个女人了,也好在舒秀秀似乎担心王富强吃不消,并没有压榨王富强,毕竟修行才是大事。

两人就这样一路前行,一路收账,大好河山,风景如画。

两人的举止言谈,也亲昵很多,自然很多。

就这么晃荡了几个月,终于离开白烟楼地界,往南而去。

这就表示着接下来将要进入玄阳宗地界,而玄阳宗可以说是整个剑气山河六宗之中最想除掉王富强的宗门,这一点,在那位长河仙人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所以接下来的路程,将会成为王富强下山收账最艰难的一段路程,甚至于能不能活着回到蕴灵门都很难说。

最新小说: 开局被逼追圣女 封神:开局九连抽,召唤诸天神魔 穿越者修真指南 重生陆压之万界妖皇 人间守墓神 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道士啊 都市纨绔邪帝 大魏执笔人 武侠:从鹿鼎记开始长生 嘿,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