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六十四章 对战太极门大师兄

第六十四章 对战太极门大师兄(1 / 1)

第六十四章 对战太极门大师兄

兴许是因为之前那一战,虽然每个人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但确实都有些沉重。所以不由自主的喝得有些多,喝多了,话自然也就多了。

王富强看着那位名叫李喜成的江湖头领,开口问道:“这一路走来,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就不怨我?”

李喜成酒量明显比王富强好,好很多,笑着摇了摇头。

王富强打了一个酒嗝,点头道:“也对,要怨也怨王静玄那个老王八蛋,是他让我下山的,也是他让你们来保护我的,罪魁祸首就是他。”

王富强看着那位骑兵统领,继续道:“还有你……”

他伸出一个大拇指,瞪眼道:“好样的,都是好样的,竟然只用五百人,就把一个宗门给灭了,我王富强佩服!可惜了那么多好汉,喝不上我王富强买的这碗酒了。”

这汉子笑着道:“他们若是知道公子的心意,也当瞑目了。”

王富强突然眼含泪光,低声道:“瞑不瞑目又如何,死都死了……当然,你也不能怨我,还是一样,要怨只能怨王静玄那个老王八蛋。”

白衣雪皱眉道:“师叔祖,您喝多了。”

王富强顿时盯着她,挥手道:“你才喝多了。”

说完端起酒碗,又灌了一大口,继续道:“白衣雪,老子当初让你给我生个娃,你偏不愿意,要不然哪会有这么多事……我王富强哪一点不如顾子坤那王八蛋了?论样貌,老子起码甩他十条街,轮天赋,老子可是比季长河那老王八蛋还厉害的谪仙人,论才华……”

应该是就算喝多了, 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才高八斗,便止住了话语。

白衣雪脸色难看,她确定这位师叔祖确实是喝多了,左右看了一眼,充满了难为情,这些话要是传出去,宗门长辈如何看,同门弟子如何看,天下之人如何看?这真不是她白衣雪自己的名声问题,而是整个蕴灵门的声誉问题。

可她实在没办法啊,难不成堵住这位师叔祖的嘴不让他说?

尊师重道的她,真做不出来。

王富强继续道:“白衣雪,真不是我王富强自夸,老子虽然好色,但却专情。只要你愿意,往后余生,春华是你,冬雪是你,夏雨也是你,秋黄是你,四季冷暖是你。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也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致,全是你……”

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是真的忘记了,王富强说着说着,直接搬出了某首歌的歌词,只是顺序凌乱。

冷若冰霜的白衣雪,何曾听过这种言语,一下真的愣住了。是酒话,还是真心话?不是说酒后吐真言?

那两名女弟子更是瞪大双眼,看着白衣雪的眼神,充满了羡慕。

此生能有这样一个人如此痴情于自己,还修什么仙啊,早就下山过日子去了。

“哟,我还以为是哪位大诗人诗兴大发,准备要名流千古呢。”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宛若黄鹂,清脆悦耳。

王富强睁大双眼,似乎想要看清说话之人。

这一看,酒顿时就醒了七八分。

吴纤灵,太极门少主。

在吴纤灵身边,正是那位太极门大师兄,左手剑游洞箫。

王富强皱了皱眉,像是在自言自语:“她怎么会在这里?”

王富强并没有发现,在这位太极门少主出现之后,孤独虚诺的神情明显发生了变化。

王富强晃了晃脑袋,自凳子上坐起来,笑着道:“太极门少门主啊,怎么?少门主也想喝一杯?”

吴纤灵冷哼道:“酒鬼,我这次来,是邀请你去太极门的。”

王富强一愣,眼珠子一转,开口问道:“难道吴掌门已经想通,打算把你嫁给我了?”

吴纤灵一愣,冷声道:“你胡说什么?”

王富强皱眉道:“没有啊,那就算了,我觉得蕴灵门其实也挺好的。”

他看了身边这些人一眼,开口道:“确实挺好!”

吴纤灵开口道:“只可惜这一次怕是由不得你,别忘了,这里可是我太极门的地盘。”

王富强看了吴纤灵周围一眼,除了那位左手剑游洞箫,确实还有几位气息隐晦的老者,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

而其他人几乎也都脸色沉重。

吴纤灵说的没错,这里确实已经靠近太极门,虽然白剑门之前是蕴灵门的附属宗门,但这里确实算得上是太极门的地盘。

王富强继续道:“有什么事,咱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整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意思。其实你嫁给我,从长远来看,根本就是双赢的局面。你想啊,到时候我就是太极门的女婿,而你是蕴灵门的儿媳……不对不对,是师叔祖……”

他看着白衣雪,问道:“师叔祖的媳妇,应该怎么称呼?”

白衣雪没有回答,因为她确实不知道,而且这位师叔祖先前还跟自己含情脉脉,此刻却要跟别的女人讨论谈婚论嫁……呵呵,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好在她道心坚定,先前差点就被这王八蛋给骗了,这不,才半会功夫,不就原形毕露了?

所以她回答王富强的是一声冷哼。

没有得到回答,王富强也不在乎,继续道:“反正从今往后,蕴灵门和太极门就算是一家人了,到时候两宗联手,还怕什么玄阳宗。只要等我掌握了无上秘法,到时候把季长河那老王八蛋给宰了,整个剑气山河,不就是咱们夫妻两的天下?你想想,你想想,你仔细想想。”

吴纤灵皱着眉头,似乎真的在想。

游洞箫冷哼一声,“油嘴滑舌,今日太极门你去也得去,不去也的去。”

王富强看着他,冷声道:“我跟你们少门主说话,何时轮得到你插嘴了,难不成上一次打得不够,皮又痒了?”

游洞箫冷声道:“上次在妖族天下,我修为受到压制,如今要打,谁打谁还不一定。”

王富强眉头一掀,然后一只脚直接放到凳子上,同时挽了挽衣袖,说道:“哟呵,照这意思,今日不打一架,你还不服了。”

游洞箫不屑道:“那就正好让所有人知道,所谓谪仙人,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王富强这下是真有些不高兴了,别人说这话也就罢了,一个被自己打得屁滚尿流的家伙,竟然也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这一架不打都不行。

王富强开口道:“别说我欺负你,就用剑气山河的规矩,咱两对剑,毕竟剑道是你的强项,而我的强项是用刀,这次输了,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游洞箫不屑道:“大可不必,你有什么本事只管使出来就行。”

王富强说道:“能接下我的剑再说。”

说完看了四周一眼,继续道:“换个地方,一会把人家东西打坏了,还得赔。当然,若是你愿意赔偿,我自然也没意见。”

游洞箫冷哼一声,直接走了出去。

街道上,游洞箫转过身来,盯着酒楼中走出的王富强。

那些太极门强者也都站到一边,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他们也都想看看,这个所谓的谪仙人,是否真如传说中那般。若是这王富强连游洞箫都打不过,那么所谓谪仙人的说法,也不过如此,将这人收入太极门门下,似乎也就完全没有什么必要了。

王富强这边,所有人也都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只是看着王富强一步步走到游洞箫面前。

两人相互对峙,剑拔弩张。

王富强一脸笑容,根本毫不在乎,游洞箫脸色阴沉,明显是想将上次在妖族天下吃的亏找回来,否则他这个大师兄在那位吴师妹心中的形象,就真找不回来了。

他是喜欢师娘没错,但那明显已经没有可能,倒不如把师父这位宝贝女儿抓在手中,等师父羽化飞升之后,整个太极门一样是他的,到了那个时候,若是那位师娘风姿依旧,他是不介意常去敲门的。

当然,这似乎也不大可能,毕竟他这点心思,那位师父心里早就跟明镜似的,所以等他真大限将至的时候,那位师娘的下场,恐怕不会好到哪里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这位师父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责怪他,反而还将他当成继承人栽培,也确实是打了将自己变成女婿的想法,否则也不会让自己一直陪着吴纤灵。吴纤灵去哪,就让他去哪,若是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这么些年跟着自家那位师父,就算是白跟了。

四周很快聚集了很多围观的人,有纯属看个热闹的普通百姓,也有一些江湖强者。

这里毕竟是太极门的地盘,不论是普通人也好,还是那些江湖强者也罢,都知道太极门的存在,所以只要看到这些人身上的服饰,就能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特别是那位大师兄、左手剑游洞箫,整个雪云国还真很少有人没听过,如今看到这位大师兄左手拿剑,自然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那家伙谁啊,怎么跟这位大师兄起了冲突?”

“谁知道,反正肯定是外地来的乡巴佬,否则哪敢跟太极门大师兄叫板。”

“可不是,最近太极门举行比试,听说是那位老掌门要选一个乘龙快婿,只要能打过这位大师兄的,就能成为太极门的女婿呢。这不,各方杰出天才都往太极门赶,其中自然不乏一些滥竽充数之辈。”

“嘿,你们看这家伙用的武器。”

众人听到这个提醒,不由得看向王富强肩头那半截绣刀,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王富强皱了皱眉,心中也有些无奈。

果然啊,这东西虽然是神器,奈何在世人眼中,还是太过寒酸,临阵对敌,一亮兵器,总显得有些丢面啊。自己总不能大声告诉这些人,自己手中的这半截绣刀,可是天上地下独一把的神器吧?

别人信不信先不说,每次都这么说,未免浪费力气。

王富强转身看着白衣雪,开口道:“先帮我拿着。”

白衣雪皱了皱眉,走了上去,接过王富强手中的半截绣刀。

她之前想不明白这位师叔祖为什么总扛着这么半截绣刀,但之前跟那头蛟龙一战之后,她才知道这半截绣刀似乎真不简单,是这位师叔祖从妖族天下抢来的宝贝,而且跟龙族有着很大的牵连。

白衣雪将半截绣刀拿走之后,王富强扭了扭肩头,算是开战前的活动筋骨。

游洞箫冷哼道:“装模作样。”

说完就要出手。

王富强突然道:“等等。”

游洞箫皱眉道:“害怕了?”

王富强撇嘴道:“我会怕你?笑话,只是先前说好了用剑,可我也没剑啊。”

这话一出,围观众人一拍额头,这货该不会是来搞笑的吧。

王富强转身看着高成功道:“借剑一用。”

高成功一愣,将手中那柄重剑丢了出去。

王富强伸手接过。

“哐当!”

王富强根本拿不住重剑,直接掉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不由得摇头叹息,连剑都拿不动,这一架还怎么打?很多人已经不想在继续看下去了,因为完全没必要去看嘛,用脚指头都能猜到是谁赢。

一个是连剑都拿不动的家伙,一个是太极门的大师兄,谁赢谁输,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还别说,这真不是王富强故意装出来的,高成功这把重剑,还真不同凡响,光是这重量,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撼动的,远了不说,王富强觉得就算是顾子坤没有修为尽失的情况下,也不一定能驾驭这把重剑。

不过王富强毕竟不是一般人,很快就找到了这柄重剑自身存在的场势,然后顺着重剑的场势流动发力,轻松将重剑拿了起来,尴尬笑道:“还挺重。”

众人突然明白,这王富强为什么会选择半截绣刀,感情是完整的刀他根本就拿不动啊。

蕴灵门众人满脸无奈,还好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蕴灵门之人,也不知道这位年轻师叔祖是蕴灵门仅存的两位老祖之一,否则蕴灵门的名声,怕真是要一落千丈了。

王富强掌握了重剑之后,开口道:“喝得有点多了,有点飘,现在好了,出手吧。”

游洞箫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一挺,开始蓄势,正是太极门秘法之一的四象剑,也是这位大师兄的成名绝技。

在很多人看来,这位大师兄完全没必要一出手就用四象剑,但游洞箫却很清楚,这个王富强虽然看起来不着边际,但自身实力确实不俗,当初在妖族天下他可是吃过大亏的。

当然,他一直觉得当初在妖族天下之所以会败给王富强,是因为他自身修为受到妖族天下的压制,除此之外,还因为当初这王富强使用了卑鄙的手段,竟然朝他吐了口水,打断了四象剑的蓄力。

现在他当然不会给王富强这个机会,所以打败王富强,一血妖族天下的耻辱,在他看来,只需要一剑。

王富强看着对方已经蓄势,并没有要打断的意思,而是安静的等着,他确实也想知道这太极门的四象剑跟蕴灵门的斩空剑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传闻这两大绝技一直都不相上下,斩空剑王富强已经见识过,但这四象剑,还真没见过。

游洞箫已经一剑斩下,一剑却有四种完全不同的剑气,从四个方向向着王富强冲击而来,然后相互缠绕,形成一个场势。

王富强眯眼道:“有些意思。”

说完,又叫踏前一步,手中重剑横扫出去,所用的正是高成功那三剑之中的第二剑。

之前王富强能将这三剑用刀使出,如今用剑使出自然不足为奇,但高成功却紧紧的皱着眉头。如果说王富强能够使出三剑不算奇怪,能够掌握重剑也不算奇怪,但能同时掌握重剑,又能使出那三剑,就真让高成功大吃一惊。

要知道光是掌握这把剑,高成功就用了三年,之后练这三剑,更是用了五年时间,用这把剑练这三剑,则是用了差不多十年,而且那位师父也不过说了一句勉强懂了一点皮毛而已。

可就是这一点皮毛,让高成功在战斗中几乎是无往不利,除非是遇上王富强这样的变态。

现在倒好,没人指点,王富强竟然就这么轻松掌握了?而且明显比他自己掌握得更加透彻。

其实王富强只是看到了一些高成功看不到的东西而已。

这也就是所谓的谪仙,也就是所谓的天生道体,万法自然。

一剑挥出之后,四缕完全不同的剑气竟是直接被瞬间震碎。

王富强这一剑之后,直接变成了第一剑,重剑在前,身体在后,人剑合一,直接撞向游洞箫。

游洞箫原本以为四象剑就能轻易将王富强击败,却没想到竟然被被方如此轻易破开。不过他也没怎么吃惊,手中印结引动,竟是直接祭出本命飞剑,两剑相互共鸣,带起龙吟之声,同时冲向王富强。

“砰!”

一声巨响,三把长剑撞在一起,竟是将王富强这一剑挡下,而游洞箫并未就此罢休,双手变换着眼花缭乱的印结,那柄本命飞剑竟是开始不断变大,其上的力量也不断递增,不断向着王富强镇压而去。

王富强双手持剑,双脚站在地上,竟是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推得不断向后滑退。

最新小说: 大衍护国仙师 模拟修仙:开局全点悟性了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玄武奇侠传 穿越后的我在灵能星空当总督 河伯问道 奈何神尊太撩人 仙府修仙 论惹事我是专业的 重捡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