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六十三章 以死换杀灭宗门

第六十三章 以死换杀灭宗门(1 / 1)

第六十三章 以死换杀灭宗门

传闻,在雪云国北方,有一座雪狐山,常年大雪覆盖,根本没有任何活物,但却住着一群人。

传闻,这群人不吃不喝,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饥饿。有人说他们是神仙,也有人说他们是魔鬼,但不论是什么,整个雪云国都相信有这样一群人的存在,只是他们没见过。

关于雪狐军的说法,冷明远是从雪云国的皇室知道的, 传闻雪云国当初开国的时候,曾去雪狐山找过找过这支雪狐军,想让他们帮着雪云国,但被拒绝了。

之后雪云国立国之后,那位雪云国开国皇帝临终之前,放心不下这支雪狐军,于是想要一举扫除这支军队,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当时雪云国直接派遣了一支三万骑兵,但三万骑兵进入雪地之后,一个人都没有活着走出来。

自此,雪云国便将北方雪地设为禁地。

……

关于雪狐军的传闻还有很多,但不管是怎样的传闻,都在讲述着这支军队的强大和可怕,可他却从未听过雪狐军跟蕴灵门竟然还有着联系,而且竟然会听从王静玄的命令。

要知道雪云国北方,算是太极门的地盘,这就说明王静玄的手,已经伸到了太极门的眼皮子底下,而太极门却毫不自知。

很明显,这雪狐军应该是王静玄用来对付太极门的。由此可见,蕴灵门的底蕴当真可以说得上是深厚无比。若不是因为这个王富强,恐怕这支雪狐军还会依旧沉寂在雪云国北方雪地,而且冷明远觉得,不论是那些江湖强者也好,眼前这支雪狐军也罢,相对于蕴灵门的底蕴,相对于那位王掌门的安排,都不过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果然,一流宗门跟他们这些三流宗门比起来,确实要强了太多太多。

原本那位长河仙人的条件他是很心动的,毕竟只需要杀掉一个人,就能让白剑门在十年内跻身二流宗门,但此刻,他却开始怀疑这个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且不说杀掉王富强蕴灵门会不会报复,就现在的情况,白剑门倾全宗之力,能不能拦下这支雪狐军都还两说,弄不好,白剑门甚至会有灭门的危险。

难道那位长河仙人会出手帮忙?还是算了吧,要是他愿意出手,自己杀掉王富强就行,又何必借白剑门之手。

在这一刻,他似乎终于明白,在那位长河仙人的眼中,白剑门不过只是一颗棋子罢了,而且是一颗弃子,或许只是为了引出这支雪狐军,看看王静玄在山下的江湖中,究竟藏了多少棋子。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神仙打架。一个王富强的出现,背后便有两位老神仙相互算计,甚至可能还有更多,而他们这些三流宗门,不过是这些老神仙们斗法中的一个环节而已。

听起来很让人难以接受,但确实是这么回事。这就是差距。

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回头的可能,白剑门只有全力以赴,斩杀王富强,然后在玄阳宗的庇护之下,才有可能继续延续下去。

打定主意,他直接命令道:“所有白剑门弟子听令,不用理会其他人,全力击杀王富强。”

听到这句话的王富强眉头一皱,心情更是沉重到了极点。

白剑门虽然是三流宗门,但毕竟是一个修仙宗门,这真要临死反扑,全力对付自己,那真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他可不觉得凭着这五百骑兵,就能保护自己。

而随着冷明远一声令下,所有白剑门弟子果然全都向着王富强杀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

一直都没有动作的孤独虚诺直接出现在王富强身边,手中的长剑已经出鞘,身前还悬停着一把飞剑。

高成功也出现在王富强身边,除了那柄重剑,还有王富强当初给他炼制的两把飞剑。

白衣雪和另外两名女弟子也挡在王富强身前,然后是那些江湖强者。看架势,要想杀这位年轻师叔祖,就得先杀了他们。

以此同时,那支骑兵也开始变幻阵型,将进攻变成了防御,成一个半圆将王富强护在身后,继续向着白剑门压进。

看着变换阵型之后,依旧能够游刃有余的五百骑兵,王富强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不免有些佩服。

这支骑兵跟之前雪云国那些骑兵相比,战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每个人都拥有不俗的实力,相互配合,更是将这种威力发挥到了极致,恐怕就算是面对一些修为高深的强者,也有一战之力,比如蕴灵门那位外门大长老?

而随着战斗持续,五百骑兵中也开始出现了伤亡,但队伍也已经进到山门之内。

总的来说,王富强这边是占了山道的便宜,所以白剑门并没能发挥出人数上的优势。

冷明远似乎也知道要想在山道上挡下王富强已经不大可能,反而会让白剑门死伤惨重,开始让门中弟子且战且退,只有到了开阔地,才能彻底发挥出白剑门在人数上的优势。

就这样,白剑门弟子在地上阻挡,白剑门那些长老则是驱动飞剑在天上攻击,等五百骑到达白剑门山门内的广场时,几乎已经全部负伤,但他们却似乎根本不知道疼痛,依旧死死的抓着战刀,就连胯下的马匹似乎也不知道什么是疼痛,肃然而立,跟前方已经展开的白剑门弟子对峙。

所有白剑门弟子退到广场上之后,一个个面色沉重,手中紧紧的抓着长剑。

他们都是修行中人,一心只为了证道长生,斩妖除魔,寻求无上妙法。他们也想过为宗门而战,但却没想过自己会死。可现在,此时此刻,那些先前还在一起吃饭聊天的同门,几乎已经全都倒在了血泊中,有些同门的鲜血甚至染着他们的衣袍,血迹未干。

他们是看淡了别人的生死,但不是看淡自己的。可他们现在眼前面对的这群人,却似乎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死亡的恐惧,这些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凌厉与铁血,足以让他们这些修士肝胆俱裂。

原来真正的战斗,要比他们想象的残酷很多。这不是仙人之间的斗法,也不是两方丢出法宝互殴,而是身体与身体的对撞,是刀与剑的厮杀,是血与肉的交锋,是一条条鲜活生命的不断陨落……

白剑门弟子不过三千,短短瞬间,就已经倒下大半,却依旧没能让那支骑兵完全丧失战斗力,甚至直到现在,他们连王富强身边一丈距离都没有靠近过。

就算能突破这些骑兵的防御,还是会被那些守护着王富强的强者当场斩杀,完全就是在送死。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是所有白剑门弟子全部战死,也不见得能够杀死王富强。

冷明远似乎也知道白剑门弟子的心态受到了冲击,战意也受到了影响,所以开口道:“各长老一起出手。”

话音落下,所有白剑门长老瞬间落下,驱动飞剑在前,手持长剑在后,杀向那些骑兵。

只见那位骑兵统领抬了抬手,这支骑兵竟是直接将手中战斗插入刀鞘,然后取出插在马背上的长枪,左右手各一根。

换了武器之后,阵型也跟着变换,五人一组,并驾齐驱,整齐排列开来。

不用那位骑兵将领发号施令,阵型变换之后,前面五骑直接向前发起冲锋,同时有五骑走出,在原地停留了一下,也跟着发起冲锋。

前方的五骑已经跟白剑门那些强者撞在一起,几乎只是瞬间,五骑连人带马直接倒下,而白剑门那些长老,一下就倒下的七八位。

有的是被一杆长枪直接洞穿,有的则是被铁骑直接撞飞。

简单而直接,短促而迅捷。

这一幕实在太过血腥残酷,别说白剑门那些弟子,就算是在妖族天下经历过无数厮杀的王富强,也被眼前这一幕震撼得无以复加。

这完全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完全不给自己留任何后路。

但这些骑兵根本不给别人反应的机会,第二组已经冲出,然后第三组,第四组,全是跟之前一样的打法。

有了第一组的震撼,第二组的效果比第一组还要好,竟是当场斩杀了十名白剑门长老,但这应该已经是极限。

第三组的时候,白剑门一方总算是反应过来,开始用飞剑进行阻拦,因为近身确实不是他们这些修仙者的强项。

广场之上,就这么展开了一场修仙术士跟军中武夫的对决,双方各展所长。白剑门强者直接舍弃了相对较弱的防御,以各种术法主动发动攻击,配合飞剑,竟是直接将第三组骑兵全部截杀在冲锋路上。

而第四组骑兵也改变了冲锋的方式,虽然还是五骑一组前冲,但直接以战马去对抗那些术法,以此来争取前冲的机会,等战马被对方斩杀,这些骑兵直接舍弃战马,手握长枪对那些白剑门强者进行扑杀。

这一次,几乎是一个换一个。

照着这种打法,白剑门那些长老根本就不够这些骑兵换的,到时候就算白剑门还有数千名弟子,恐怕无法对王富强造成威胁。

很明显,这位骑兵统领早就已经打定了这样的主意,要用五百骑换掉白剑门连同掌门冷明远在内的所有强者。

但是到了第五轮的时候,白剑门一方又换了方式,一些人斩杀战马,一些人斩杀骑兵。

第六轮,这些骑兵同样换了方式,不再是五骑一组,而是两组同时冲锋,前面一组完全自愿成为肉盾,挡下白剑门强者的攻击,给第二组争取时间。

如此一来,就变成了两人换一人。

就这样,双方不停试探,不停改变攻击方式,短短瞬间,广场上就已经躺下了无数尸体,有白剑门的,也有这支骑兵的。

惨烈,是此刻唯一的诠释。

在场的每一个人,全都怀着沉重的心情,看着眼前不断倒下的生命。

这样的场面,王富强以前想象过,但如今亲眼所见,才发现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回事,更发不出任何感慨。

他明明可以制止,但他却没有,似乎只有让这场战斗继续,让这些人继续死,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这张战斗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不论是白剑门强者还是这支骑兵,毕竟人数只有那么几个,在这样的战斗中,再多的人都不够死。

广场上,除了那些白剑门弟子,就只有不到一百骑依旧傲然挺立,他们面上毫无表情,没有同袍战死的悲哀,也没有战胜后的喜悦。他们就好像是铁铸的,没有任何情感,只有杀戮。

白剑门不论长老还是掌门,几乎全都已经倒下。

虽然冷明远最后整整拼掉了二十多骑,但最后还是被无数长枪将身体完全穿透,倒下之前喊了一句:“季长河害我!”

这或许是他这一生唯一一次喊出那位长河仙人的名字。

王富强缓步前行,脚步沉重,心情更沉重。

谁能相信,如此惨烈的战斗,竟然只是因为七千五百元石?

谁能相信,七千五百元石,竟然能买走这么多活生生的生命。

或许,这才是这个时代的真面目,修真时代的真面目。

这才是真正的万物为刍狗,人命如草芥。

王富强走过蕴灵门几人,走过那些江湖强者,走过那剩下的数十骑,一直走到那位白剑门掌门的尸体旁,看着满身插满长枪的冷明远,闭上了双眼,摇头道:“这又是何苦?”

说完他抬起头,目视前方,前方便是千余名白剑门弟子。

被王富强看着,所有白剑门弟子不由自主的后退。

他们不认识什么王富强,不知道什么谪仙人,他们只知道今日一切,全都是因为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哪怕是到了现在,只要这家伙一声令下,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有可能全部死掉。

王富强开口道:“从今日起,剑气山河再无白剑门。你们的掌门已死,各谋生路去吧。”

所有白剑门弟子一愣,一脸的难以置信。

王富强继续道:“当然,如果你们想要给师门报仇,想要完成你们师父的遗志,想要取我王富强这条命,只管出手便是。但先说好,只要你们敢上前一步,我绝不会心软。”

有人开始后退,但让王富强没想到的是竟然真有人不怕死,直接提着长剑大吼着向他冲来。

只可惜还没靠近,就直接被那些骑兵手中的劲弩当场射杀,一瞬间,广场上又多了数百具尸体。

就这样,一场灭门血战终于结束,双方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白剑门所有活着的弟子陆续下山,而王富强则是将整个白剑门值钱的东西全部收入囊中,最后让人拆了白剑门的牌匾,是一块刻着“白剑门”的巨大剑碑,被高成功手中那柄重剑彻底砸碎。

尤大山和张剑湖似乎实在放心不下,竟是开始登山,只是走得慢慢悠悠,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看到先前那支上山的骑兵返回,但数量已经少了很多,但那种震人心魄的气势却丝毫没有减弱。

先看到这些骑兵返回,两人顿时心若死灰,心想果然还是死了。

两人急忙站到道路两旁,似乎生怕这些骑兵发现他们的身份。

然后他们就看到跟在骑兵后面的蕴灵门众人,王富强也在其中。

看到自家师父没死,张剑湖小脸上的担忧很快消失,低声问道:“这咋回事?”

尤大山也一脸茫然,摇了摇头。

说话间,这支骑兵已经来到跟前,王富强皱眉道:“你们怎么来了?”

张剑湖看了那支骑兵一眼,一脸的心有余悸,然后笑着道:“担心师父您啊。”

王富强笑着道:“要是我们全都被白剑门那些人杀了,你们这么走上白剑门,不是自投罗网?”

张剑湖疑惑道:“那不然能咋办,总得有人给您收尸吧。”

王富强呸了一声,说道:“你们应该回到蕴灵门,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王静玄那个王八蛋,然后让他给我们报仇,彻底铲除白剑门。你们要是也死在了白剑门,那发生在白剑门的事情岂不是就没人知道了?那才叫真的冤枉。”

张剑湖点头道:“对哦。那以后师父要是再跟别人拼命,若是没有胜算的情况下,弟子就先去蕴灵门告诉王师兄,再回来给师父收尸。”

王富强皱眉道:“收你个大头鬼,就不能盼着师父点好?你这么喜欢收尸,那就继续上山,白剑门现在好多尸体等着你收呢。”

张剑湖撇嘴道:“我跟他们又没关系,干嘛要给他们收尸。”

言下之意,是他给王富强收尸,好像还是王富强的福分。其实也是,在这样的时代,有个人收尸,确实算是不错了。

看来还是得赶紧找个媳妇,生几个儿子,否则哪天莫名其妙给人宰了,真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白衣雪一眼。

被这位师叔祖突然看着,白衣雪一脸疑惑,不知道这位年轻师叔祖又想干什么。

王富强倒是没有开口,而是叹息一声,然后摇了摇头。

离开白剑门之后,这支骑兵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跟着王富强,显然跟那些江湖强者一样,不死干净,是不会离开的。

王富强说过,要是这次能够活着下山,就请他们喝酒,所以众人直接找了一座小城,进了一家酒楼。

酒当然是好酒,只可惜那些死去的人,是喝不到了。

最新小说: 如水剑道 修真门派战国路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我在洪荒养剑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修罗神帝 大唐斩妖人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