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六十一章 断龙刀

第六十一章 断龙刀(1 / 1)

第六十一章 断龙刀

溅起的河水瞬间凝固,一道道尖锐的冰锥由下而上激射而来,所有人只能祭出本命飞剑,御剑躲避。王富强带着张剑湖,高成功的带着尤大山。

然而就在众人刚刚祭出本命飞剑,先前冲天而起的庞然大物直接轰然砸下,遮天蔽日。

所有人面色大变,好在那几位江湖强者经验丰富,祭出法宝挡下那些冰锥,同时向着下方的河水中落去,直接让河水卸掉砸落的力量。

见此,所有人便跟着照做。

“扑通扑通……”

所有人全落入河水之中,躲开那庞然大物的攻势之后,快速向着岸边滑去。

众人刚刚上岸,那庞然大物便砸落在河水质中,瞬间激起千层浪。

“什么东西?”

有人发出疑问。

王富强盯着河水翻滚的河面,沉重道:“应该是蛟龙!”

所有人不由得皱起眉头。

朱九沉重道:“这里怎么会有蛟龙?我在这片地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不可能从未听过。”

那位领头的江湖强者开口道:“就算真有,也不可能躲藏这么久,就算白剑门不能收服,太极门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王富强点了点头。

在蕴灵门待了这么多年,他自然知道蛟龙在剑气山河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对于各大宗门又是如何的珍惜,别说蛟龙之属,就算是有望化龙的物种,都会被各大宗门提前找出来并收服,为此各大宗门强者还打造了专门寻找蛟龙一族的宝物寻龙尺。

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头蛟龙一直躲藏得很好,各大宗门至今不知道它的存在,还有一种就是被人养在这里,等待化龙飞升。

而整个剑气山河能够养得起蛟龙的,只有六大宗门,比如蕴灵门就在蕴灵门南边的眠江里养了一头,而此地还是蕴灵门的势力范围,其他宗门不可能将蛟龙养在这里,蕴灵门更不可能毫不知情。

可若这头蛟龙不是其他宗门所养,而是天生藏于这条河中,此刻完全没有理由浮出水面。

王富强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当初在妖族天下斩杀了那位蛟龙族少主,所以这头蛟龙想要出来报仇?

一念及此,他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

进入剑气山河之中,修行了人类术法之后,特别是之前千军之前那一剑之后,王富强已经可以确定,当初所在的妖族天下和现在所在的剑气山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两个世界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之间存在的规则。

当初王富强在妖族天下可以打败那么多人类强者,可以打败那么多妖怪,便是因为他根本不受妖族天下的规则束缚,如今到了剑气山河,虽然也一样不受剑气山河的规则束缚,但剑气山河的规则对其他人同样没有束缚,或者说这种束缚已经不是在修为上的压制。

这一点,不论是跟人类强者的冲突还是跟那些妖怪的战斗,都得到了证明。

也就是说,当初王富强在妖族天下能轻易击败那头蛟龙,如今到了剑气山河,就不见得能战胜眼前这头蛟龙。

毕竟蛟龙这种东西,不论在任何时代,任何世界,都是传说。

孤独虚诺沉声骂道:“眼看着就要到达白剑门了,怎么他娘的又出来一头蛟龙?”

白衣雪开口道:“我以前听师尊说过,蛟龙之属不会胡乱攻击人类,但这头蛟龙却好像是故意针对我们,会不会是受了别人的指令?”

朱九摇头道:“可能性不大,能够号令蛟龙的,至少也是六大宗门,据此最近的,便是太极门,但太极门并没有蛟龙,远一点的有凌波阁,凌波阁虽然有一头,但传闻已经沉睡,绝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王富强并没有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而是沉声道:“退!”

话音落下,刚刚才平静下来的河水再次炸开,水花四溅,宛若大雨倾盆,哗啦啦一片。

在巨大的水花中,是一头狰狞的庞然大物,满身布满鳞甲,在阳光下散发着深寒的光芒。

“嗷呜!”

它张口嘶吼,顿时有无数水流滚落,宛若一条巨大的瀑布。

好在所有人都已经御剑推开,才没被这些水流当场淹没。

王富强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面色越发沉重。

眼前这头,体型比起当初在妖族天下遇上的那头,要大了一倍不止,其身上所散发出了的那种压迫感,更是强大了无数倍。

每个人的表情都比王富强还要沉重,因为在那种威压之下,他们连御剑都显得有些勉强,更别说战胜对方。

这头蛟龙出现之后,一双巨目死死的盯着王富强,眼中却夹杂着一丝疑惑。

王富强眯着双眼,用妖族的言语说道:“我等无意打扰前辈修行,还望前辈能够海涵。”

这蛟龙竟是口吐人言,声如奔雷,震得人耳膜颤抖:“你曾到过妖族?”

王富强一愣,心想果然。

看来这头蛟龙之所以会突然发动袭击,跟自己肩上这半截绣刀有关。王富强不由得看了肩头的半截绣刀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看到王富强点头,这头蛟龙竟是咆哮连连,怒吼道:“那就死吧!”

说完,身躯完全离开河水,竟是长达数十张,庞大的身躯直接就向着王富强冲去。

众人连同王富强在内,全都面色巨变,那些江湖强者同时祭出法宝,想要拦下这蛟龙的攻击,但这蛟龙巨口一张,顿时吐出一道巨大的水柱。水柱离开它的巨口之后,直接凝聚成冰,然后撞在那些法宝之上。

“砰!”

一声巨响,冰柱炸开,那些法宝也瞬间粉碎,所有强者面色巨变,只能被迫后退。

王富强抽身上前,同时将五把飞剑召唤出来,相互盘旋,带着色彩斑斓的剑芒,如同一个巨大的螺旋一般撞向那根巨大冰柱。

剑气直接将冰柱整个捣碎,飞剑与冰柱也直接陷入僵持。

王富强没有任何言语,提着半截绣刀,直接向前冲去,同时双手握着刀柄,一刀劈下,正是大衍落日刀的第一式。

随着这一刀劈下,受阻的五把飞剑再次向前冲击而去,将冰柱整个洞穿。

五把飞剑同时撞在这巨龙的身躯之上,竟是发出一连串精铁撞击声响,然后直接被弹开,竟是无法伤及这蛟龙分毫。

无法飞剑折返,悬停在王富强身前,而王富强劈出这一刀之后,也落在的河岸边,站在众人的身前,脸色越发沉重。

那蛟龙并没有再次出手,而是盯着王富强手中的半截绣刀,沉声道:“果然是断龙刀。”

王富强开口道:“所有人后退。”

众人迟疑了一下,然后开始后退。

王富强抬头看着那头蛟龙,沉声道:“当初在妖族天下,是那家伙先伤害我的朋友,我不得已才将他斩杀。你若想报仇,我没话可说,但也绝不会束手待毙。我只是有些好奇,前辈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难道仅凭着一把刀?”

王富强确实想知道这把刀到底有什么特别,当初在妖族天下得到之后,直到今天,他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如今遇上这么一头蛟龙,弄不好能说出些什么。

这蛟龙沉声道:“断龙刀乃是我龙族神兵,天地间仅此一把,一直放在妖族天下,由血脉最纯正的龙族后裔保管。原本季长河说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王富强眉头突然皱得很深。

季长河?

他眯眼问道:“你是说,是季长河告诉你的?”

这头蛟龙没有回答,冷哼道:“交出断龙刀,本龙给你一个全尸。”

王富强冷笑道:“全尸不全尸,都一样是死。这样,我把刀给你,所有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巨龙不屑道:“你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说完,竟是直接再次对王富强发动攻击。

王富强冷哼一声,手指猛的扫在五把飞剑之上,四把向着这巨龙冲击而去,一把冲上天际。

万富强右手持刀,踏步前冲,所用的正是高成功那三剑中的第一剑,同时左右向上抬起,猛然往下一扯,正是御雷真诀。

等天际的巨剑落下的时候,王富强已经来到这巨龙面前,因为他担心四把飞剑无法压制住这庞然大物,所以只能用大衍落日刀对对方进行封锁。

这种打法极其危险,毕竟王富强自己都无法保证御雷真诀能不能伤到对方,但一定会伤到自己,可王富强没有别的办法。他只希望王静玄真的在暗中还安排了厉害的高手,足以对抗这头蛟龙的高手。

“轰隆!”

巨剑已经落下,电闪雷鸣,瞬间笼罩着蛟龙偌大的身躯,也直接将王富强整个淹没。

王富强只觉得强大的力量不断冲击而来,源源不断的作用在自己身躯之上,就像是要将他身体整个碾碎一般。

钻心的疼痛感不断蔓延,但王富强根本来不及理会,双手疯狂掐诀,既要驱动御雷真诀破坏五把飞剑的场势,然后让场势炸开的力量去驱动天地间的场势,还要防止自己不会被这股力量瞬间灭杀。

剑气炸开,强大的力量瞬间将周围的一切吞没。

空间紊乱,王富强感觉自己就像是也要被吞入那可怕的漩涡之中。

就在这时,王富强眼前闪过一抹红光,然后所有的力量瞬间消失,就像是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那巨龙的脑袋竟是被一支鲜红的羽箭直接洞穿,然后继续射向王富强,只是这支羽箭出现在王富强眉心的时候,却悠然停住,然后随风而散。

王富强咽了一口唾沫,全身上下,瞬间满是汗水。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那巨龙偌大的身躯直接砸入河水之中。

滔天巨浪席卷而来,而王富强已经忘记躲避,直接被大浪瞬间掩盖。

河水冲击而出,然后散去,整个河岸边,已经一片泥泞,王富强就站在泥泞,满身河水还在滴落。

王富强双眼一直睁着,盯着对面的河岸,却根本看不到任何人。但王富强知道,救下自己的,正是当初在蕴灵门逼退季长河的那位,那支鲜红的羽箭就是证明。

远处,高成功突然喊道:“师父?”

听到这句话,王富强骤然回头,盯着高成功,干着嗓子道:“那人是你师父?”

高成功一愣,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那支羽箭,确实很想他老人家的东西。”

王富强眉头皱着,陷入思索。

高成功当初确实说过,他上蕴灵门之前确实有一个师父,而且正是他那位师父要求他到蕴灵门来的。

若这老人真是高成功的师父,他的修为明显要在王静玄之上,完全没必要让高成功到蕴灵门修行,除非高成功这个师父跟蕴灵门有着什么关系。

王富强直接问道:“你师父也是蕴灵门之人?”

高成功摇头道:“不知道。”

王富强此刻是真的有些疑惑了。

当初王静玄跟那些老祖一番谈话,证明过此人不是蕴灵门之人,这话既然是无极老祖说的,想来不会有假。可若不是蕴灵门之人,他为何要一直跟着自己?

救自己一次是巧合,救两次可就不是了。

还是说他是想保护高成功,而救下自己不过是顺手而为?

也不对,当初在蕴灵门的时候,高成功明明在外门跟其他宗门厮杀,他若真是保护高成功,根本不可能会跑到内门射出那一剑,逼走季长河。

若说是因为自己,明显也说不过去,毕竟自己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没什么朋友,更别说什么亲人。除非也有人跟自己一样,一觉睡了几万年,而那个人,又正好跟自己认识……

这个想法很荒诞,但见识过这个世界那么多荒诞的事情,王富强反倒觉得这个猜想真有可能。

而且当初在蕴灵门的时候,王富强见过那人的背影,总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这就说明王富强跟那人肯定见过。

一觉醒来之后,王富强是在妖族,认识的人也都是妖,而且多数都已经死了,只有红菱白芷被他带了出来,然后·进入剑气山河之后,王富强所认识的人中,几乎都是蕴灵门之人,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老人。

这就更加说明,这个老人根本不是王富强在这个世界见过的人,而且按照剑气山河的规矩,能够战胜长河仙人,就证明这老人也是一位来自其他世界的谪仙人。

如此种种,似乎都在应证王富强心中的这种猜想。

一时也想不通其中联系,王富强便暂时不去考虑,反正有这么一个人护着,终归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可以说明,只要自己遇上生命危险的时候,这人就会出现。

或许王静玄那老王八蛋早就已经猜到了,所以才放心让自己下山,所谓的暗中高手,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也就是说,这老王八蛋明显是在用自己做实验,来应证他的猜想。

王富强越想就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自己一旦离开蕴灵门,其他宗门会不会出手先不说,玄阳宗肯定会出手,这一点王静玄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从这头蛟龙先前的言语来看,此时此刻,弄不好那位长河仙人就在不远处看着。

季长河若是出手对付自己,就算王静玄安排再多高手保护,必然也没用,整个剑气山河能保护自己不被长河仙人杀掉的,恐怕就只有那位用弓的强者。

一想到这种可能,王富强不免要骂王静玄一声王八蛋。

最后王富强将眼神落在手中的半截绣刀之上,再次陷入思索。

如今可以知道,这把刀确实来历不凡,按照这蛟龙的说法,这东西虽然锈迹斑驳,比破铜烂铁还像破铜烂铁,但却是一件神器。

但除了知道这半截绣刀名叫断龙刀,其他还是什么线索也没有,王富强也确实没看出这半截绣刀有什么特别,也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

看来以后有时间,还是妖好好研究一番,等回到蕴灵门之后,就找一些有关神器记载的书籍,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然后就是季长河。

王富强这次下山,就是因为担心玄阳宗会对自己下杀手,所以才选择了离玄阳宗最远的北方,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长河仙人竟然依旧阴魂不散,就让追到了北方。

若不是忌惮那位用弓的老者,恐怕早在自己离开蕴灵门之时,就已经死在了这位长河仙人的剑下。

有了这蛟龙的事情,王富强就越发觉得观澜城那只恶灵,很可能也是这位长河仙人的手笔,至于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达到观澜城,还提前在观澜城放了一只恶灵,这位长河仙人肯定有着他的手段,这一点,在王富强看来,不足为奇。

一念及此,王富强心情就越发沉重,接下来的路,这位长河仙人还不知道给自己布置了多少阻碍和杀机,虽然那位老人两次救下自己,但王富强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

命可是自己的,除了自己,没有人会真的一直放在心上。

再说了,都说事不过三,人家救自己,一次两次可以,三次四次,可不见得还愿意。

所以要活着,还是妖变强,变得比那些想杀自己的人还要强。

于是王富强整个跳起,一头扎入河水中。

蛟龙既然已经死了,那么它身上一切能够变强的资源,就不能放过。

最新小说: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如水剑道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修真门派战国路 修罗神帝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我在洪荒养剑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大唐斩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