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四十七章 长河仙人

第四十七章 长河仙人(1 / 1)

第四十七章 长河仙人

三柄飞剑相互交叉穿梭,瞬间便将三艘灵舟完全捣碎,一些躲避不及的玄阳宗弟子,更是当场尸骨无存。

玄阳宗宗主悬空而立,一身鲜红长袍疯狂鼓动,脸色阴沉。

不是说这位蕴灵门的无极老祖早年已经重伤不治,本身实力十不存一?可现在看起来,老头子老当益壮,可生猛得很。

也正因为如此,太极门那位也叫无极老祖的修无极才没有更改名号,其中又何尝不是有着试探蕴灵门的心思?

从辈分上来说,蕴灵门念无极辈分要比太极门那位修无极更高,所以当初剑气山河又有大小无极的说法,茶余饭后被不少人当成趣谈。

按理来说,太极门那位因为辈分的原因,是不能使用这个名号的。可太极门那位却依旧使用这个名号到今天,不就是在挑衅整个蕴灵门是什么?

而且蕴灵门一直也没找太极门的麻烦,这就让各大宗门越发坚定的相信蕴灵门这位老祖已经重伤,甚至已经不在人世都有可能。

如今亲眼所见,才知道这位老祖宗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实力或许已大不如前,但确确实实还能提剑,还能杀人。

若是太极门那位小无极在此,碰上这位老无极,真不知道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

玄阳宗宗主冷哼一声,右手抬起,由左往右一拉,竟是凭空扯出一柄长剑。

祭出长剑之后,他直接一剑凭空斩下,刚好斩向三柄飞剑之后的蕴灵门老祖宗。

一道长虹骤然出现,又是一把飞剑直接向着他手中的长剑冲来,速度比之前三柄飞剑还要快。

“胡老儿,你的对手是本座。”飞剑之后,王静玄突然出现,脚踩一柄飞剑,手持一柄长剑。

玄阳宗宗主冷哼一声,手中长剑弹开王静玄的飞剑之后,猛然向下一按,剑芒漫天,直接向着王静玄压去。

王静玄手中长剑一个横扫,同样出现了漫天剑芒,只是颜色并不如玄阳宗宗主那般通红如火,而是湛蓝如水。

两种完全不同的剑芒撞在一起,正如水火交融,当场炸开。

天际之上,如同盛放一朵绚烂的烟花。

待到剑芒完全消失,王静玄和玄阳宗宗主相对而立,并没有继续出手。

在两人身后,分别站着两大宗门的弟子和长老,皆是面色沉重,蓄势待发,只等掌门真人一声令下,就会发起攻势。

王静玄看着玄阳宗宗主,沉声道:“胡宗主凭着这么点人,就敢对我蕴灵门出手,未免也太小看我蕴灵门了。”

玄阳宗宗主沉声道:“本座确实没想到,你竟会在江湖中留有那么多后手,让我玄阳宗折损这么多弟子,不过此次对蕴灵门出手的,可不止我玄阳宗,你就算挡下我玄阳宗,接下来又如何抵挡太极门,白烟楼这些宗门?”

王静玄淡然道:“那胡宗主为何不等到其他宗门赶到了再出手?看来胡宗主也知道,其他宗门今天是赶不到了。而且其他宗门是为何而来,胡宗主更是心知肚明,到时候胡宗主要达成自己的愿望,只怕会更难。”

玄阳宗宗主一愣,然后朗声道:“王掌教既然清楚,那就将王富强交出来吧,只要交出王富强,我玄阳宗绝不为难其他任何人。否则就算今日不能攻入蕴灵门,他日我玄阳宗也定当血洗蕴灵门。”

王静玄眉头微皱,自然知道这老家伙的心思,只要他说出来意,必然就会影响到蕴灵们的士气,以此来让本就不占优势的玄阳宗找回一些优势。

他同样朗声道:“关于这个问题,胡宗主怕是得自己问问我身后这三万蕴灵们弟子答不答应。”

所有蕴灵门不论长老还是弟子,全都异口同声道:“绝不答应!”

声音响彻整个天地,宛若滔滔江河之声。

玄阳宗宗主沉声道:“可惜你们还是护不住他。”

说完不给王静玄任何思索的机会,直接命令道:“杀!”

话音落下,玄阳宗本就所剩不多的弟子竟是悍不畏死的对着蕴灵门发动攻击,连同三位老祖和那些长老也都跟着出手,整个天宇之下,顿时剑气激荡。

王静玄说的没错,其他四个宗门今日肯定是不可能赶到了,而且这些宗门就算赶到,也绝不会出手,毕竟除了白烟楼,其他个宗门带来的人,还不如他们玄阳宗现在剩下的人多。

就算是白烟楼,也是为了抢走王富强,而不是像他们玄阳宗一样要杀王富强。到时候白烟楼甚至可能因为王富强,不惜跟玄阳宗一战。

而且活了这么多年,他早就已经明白一个道理:靠天靠地,最后还不如靠自己,正好如今蕴灵门所有重心都在他们身上,那位长河仙人要杀一个王富强,还不是轻而易举?

……

蕴灵门内门。

王富强此刻就坐在大殿前的阶梯上,看着他面前这些掌门一脉的弟子,笑容玩味,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以师叔祖的身份站在这些人的面前。

他看向白衣雪等几名为数不多的女弟子,笑着道:“白师侄孙女,过来给师叔祖捶捶肩。”

白衣雪怒声道:“你……”

王富强瞪眼道:“怎么,你还不乐意?”

白衣雪冷哼一声,倒也没有拒绝,咬牙切齿的走向王富强,看得剩下那些人更是咬牙切齿,特别是那位大师兄。

王富强看着那位大师兄,继续开口道:“那位大师兄,你叫什么来着?”

看着王富强盯着自己,那位被王富强踩在头上撒尿的大师兄顿时一脸恐惧,嚅嚅道:“回师叔祖,弟子叫顾子坤,并不是真正的大师兄,只是他们这么喊罢了。”

王富强点了点头,接着道:“师叔祖我这膝盖疼得难受,看你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可做,是不是……”

顾子坤急忙道:“弟子这就给师尊揉揉。”

王富强满意笑道:“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也不枉费本座当初对你的灌溉。”

话刚说完,王富强顿时发出一声惨呼,转头看着背后的白衣雪,皱眉道:“你能不能轻点?”

白衣雪冷声道:“弟子自小在蕴灵门长大,师尊只教弟子如何修行,并未教弟子如何伺候别人,师叔祖若是不喜欢,可以换别人来。”

王富强撇嘴道:“那你修为也没多厉害嘛。罢了罢了,谁让师叔祖就看你顺眼呢,原本是打算让你给本座生个孩子的,现在看来,是没得希望咯。”

一听这话,顾子坤竟是心中暗喜,白衣雪则是脸若寒霜。

谁知王富强却嘀咕道:“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要是王静玄那老王八蛋死了,你们也就没了师父,到时候本座就可以效仿那位无极师兄,代师收徒嘛,实在不行,就干脆把你赶出蕴灵门,然后再娶进蕴灵门……哎哎哎,轻点,骨头都给你捏碎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打斗声,所有弟子顿时如临大敌,王富强也从石梯上站了起来,皱着眉头。

所有弟子同时拔剑,摆开阵型。

王富强走上前去,白衣雪等人便紧紧跟着,刚好这个时候,有个内门弟子摔入广场,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竟是当场气绝身亡。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名弟子摔出的地方,只见一个人影缓缓走出。

王富强眉头皱得更深,沉声道:“是你?”

这人似乎是因为听到了言语,所以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王富强,笑着道:“没想到吧?”

王富强吐出一口气,说道:“当初我就觉得哪里不对经,没想到你竟然是玄阳宗派来的卧底。”

这人正是薛蒙,跟高成功一起进入蕴灵门的同一批人,来到蕴灵门的时间,跟王富强前后只差了十天。

薛蒙笑着道:“卧底还真算不上,整个玄阳宗也没人可以指派我。我之所以来蕴灵门,只是想看看你这位谪仙人是否会威胁到我。不得不说,你确实让我感受到了一丝危险,整个剑气山河,能让我赶到危险的,你还是第一个。”

王富强眉头皱得更深,问道:“所以你叫什么?”

薛蒙笑着道:“季长河。”

整个广场一片哗然,所有内门弟子面色瞬间苍白如纸。

长河仙人季长河,这个名字,整个蕴灵门谁不知道,更确切的说,整个剑气山河谁不知道。

这三个字,六百年来,就像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屹立在剑气山河修行界,所有人都看得见,但别说攀登,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

王富强也吓了一跳。

如果是玄阳宗哪位老祖,他都不觉得奇怪,可竟然是季长河,确实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

他没见过季长河,但却听过不少关于季长河的传闻,也知道他是整个剑气山河最强大的存在,是连王静玄那样的人都无法战胜的高峰。

仅是一个外门大长老,便可轻易一剑削掉一座山头,作为掌门的王静玄,得强到何种地步,而比王静玄还要强的人,又得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为了自己,不惜冒充蕴灵门的弟子,在蕴灵门待了这么多年,而他这么做,就只是为了杀死自己,这让王富强如何能不担心,不害怕?

更何况如今蕴灵门所有的强者都已经离开了蕴灵门,难道真要靠自己身边这些所谓的掌门弟子来保护自己?

这些弟子连自己都打不过,能打得过人间无敌的季长河?

这一瞬间,王富强只觉得心若死灰。

他从来怕死,这一点,他从不否认。他虽然已经活了几万年,但别说大多时候都在睡觉,就算是清醒的,他也远远觉得自己还没有活够。

他刚刚炼制出了飞剑,刚刚觉得这个世界其实也挺不错,正准备在这边好好找个如花似玉的老婆,生上一堆乖巧可爱的孩子……

他刚刚才成了蕴灵门辈分最大的师叔祖,还没享受到师叔祖该有的待遇……

他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怎么可以就这么死了?

几名内门弟子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道:“保护师叔祖!”

其余所有弟子也都同时上前,异口同声道:“保护师叔祖!”

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显得那么恐惧。

王富强苦笑道:“别傻了,他可是长河仙人季长河,是连王静玄都畏惧的谪仙人,你们这样,不过是送死而已。”

白衣雪手持长剑,看着王富强,开口道:“我们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蕴灵门,我们也只是在执行师尊的命令。”

王富强皱眉道:“会死的。”

白衣雪笑着道:“蕴灵门弟子,何惧生死!”

说完,竟是直接提着长剑,冲向那位长河仙人,毅然决然。

以此同时,所有弟子全都提剑冲杀上去,毅然赴死,毫无畏惧。

所以广场上很快就躺下了很多尸体,而且还在不断增加,鲜血已经将地上的石板染红,一如当初在妖族天下,那些人类修士斩杀狐村那些妖怪的时候一样。

而王富强只能看着,不仅没有上前,甚至在后退。

他害怕。

当初在妖族天下,他出手,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强,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强,而且心里只有怒火,只有愤怒。

如今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也清楚知道对方是怎样可怕的存在,所以他害怕,怕得要死。

害怕的同时,也恨。

恨自己不够强,恨玄阳宗这些人为什么总是针对他。

当初在妖族天下,他好不容易才接受狐村那些妖怪,甚至已经渐渐将那些妖怪当成了家人,可玄阳宗一出现,就全都死了,只剩下一个红菱和一个白芷,而且是以现在这种状态。

如今到了蕴灵门,他好不容易才觉得蕴灵门这些人还算不错,可又是玄阳宗,如此无情的,残忍的,当着他的面杀掉这些人。

他恨自己不够强大,恨自己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天际之上,光芒四射,然后有一柄长剑不断凝聚,毫无征兆的轰然砸下,砸向那位长河仙人。

在那一剑之下,王富强只觉得自己双腿不停颤抖,根本不听使唤,那感觉就像是要被整个压入大地深处一般。

然而季长河首当其冲,却不为所动,脸上依旧带着一种蔑视的冷笑,开口道:“想不到蕴灵门竟然还留了一手,只可惜凭着这一剑就想杀我,还远远不够。”

说完,他双手掐了一个剑诀,傲然道:“今日,便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才叫真正的天地一剑!”

说完右手捏着剑诀,向着天际斩下的那一剑指出。

有飞剑凭空出现,盘旋而上,一柄接着一柄,竟是多达四柄。

四柄长剑出现的顺序完全不同,但出现后却全都融合在一起,然后剑芒暴涨,仅是瞬间,跟天际斩落的那一剑相比,也不遑多让。

两道剑芒撞在一起,整个天地瞬间一片寂静,剑芒炸开,气浪翻滚,周围一切瞬间化为飞灰!

以此同时,季长河已经出现在天际之上,凭空一扯,顿时有一人被凭空扯出,然后摔下云海,重重的砸在广场之上。

“轰隆!”

一声巨响,整个山峰似乎都跟着颤抖,整个广场也在瞬间凹陷下去。

季长河身体瞬间落下,直接撞向地上的王富强,四柄飞剑盘旋交错,似乎要将王富强整个捣碎。

王富强心中大惊,情急之下,急忙将身体中的五把飞剑召出,然后齐齐冲向那位长河仙人。

九把飞剑撞在一起,王富强那五把直接向着四面飞出,而季长河的四把飞剑根本不受任何影响,继续向着王富强冲击而来,速度之快,转瞬即至。

“剑气山河只需要一位谪仙人,而那个人就是我,所以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季长河说完,左手伸出,手掌往下一按,王富强甚至都没有任何感觉,整个身体便直接陷入坚硬的石板中。不论是身体中的气机还是身体外的动作,似乎都已经完全受制,他甚至感觉连呼吸都是奢侈。

剑芒越来越盛,明亮得刺眼,就像当初在界河之中,看到那道明亮到极致的光芒。

绝对的光明,就是黑暗,而黑暗往往代表着死亡。

所以等待王富强的,似乎也只有死亡。

王富强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就像当初醒来,刚刚出现在这个怪异的世界的时候一样。

然后似乎有一阵清风吹来。

很微弱,但却很清晰。

然后王富强便觉得自己身体的感知开始恢复,有触觉,有听觉,也有了视觉。

那些剑气正在疯狂散去,有一道宛若龙卷一般的风盘旋在他身体周围,很缓慢,很温柔,并不像真的龙卷那般狂暴。

但就是这些龙卷,挡下了那不可一世的剑气。

在王富强身前,斜插着一支箭矢,尾羽还在轻轻颤动着。

尾羽并非一般箭矢那般呈现雪白,而是火红之色,所以看起来就像是有火焰在上面燃烧。

箭矢是从王富强身后的方向射来的,所以射出这支箭矢的人,也在王富强身后,但王富强并没有回头。

季长河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支箭矢,同样没有抬头,只是他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眼中也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恐惧。

他根本不用看,就知道射出这一箭的人是谁,因为他曾经见过。

最新小说: 大唐斩妖人 修真门派战国路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我在洪荒养剑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修罗神帝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如水剑道 我触发事件能获得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