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武侠修真 > 仙界刁民 > 第二十七章 惩罚

第二十七章 惩罚(1 / 1)

第二十七章 惩罚

高成功的第三剑比前将剑更快、更猛,也更刁钻。

但王富强却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般用那半截绣刀去挡,而是在高成功全力一击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发起攻击,所用的正是刚刚掌握皮毛的“寂灭指”。

这是王富强第一次使用人族秘法,虽然并不熟练,但谁也没想到王富强竟然会突然出手。

特别是高成功,等发现情况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指力如同雨点般激射而来,避开他手中的巨剑,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

“噗噗噗……”

一连串声响,刚刚发动攻击的高成功被逼得连连后退,最终被迫退出擂台。

王富强站在擂台之上,呵呵笑道:“承让承让。”

落下擂台的高成功脸色涨红,却什么也没说。

擂台下,短暂的沉默之后,所有人破口大骂。

“卑鄙!”

“无耻!”

“不要脸!”

“……”

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相较于这些谩骂声,那些外门长老们的脸色却异常复杂。

王富强所施展的,可是寂灭指啊。

整个蕴灵门,就连掌门真人都不得要领的秘法,这家伙到了蕴灵门不过十来天,竟然就掌握了?

虽然看起来还不得要领,但确确实实被他使了出来。怎叫他们如何不吃惊,不疑惑?

而擂台上那个家伙,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将那半截破刀扛在肩头,脸上换了一种憨憨傻傻的笑容,显得那么人畜无害。

看到擂台上的王富强,就连大长老都不得不佩服。

这家伙小小年纪,却比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还要狡猾。脸皮之厚,变脸之快,简直让他自愧不如。

面对这样的人,高成功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对手?怪不得连玄阳门那位少主都栽在这家伙手中。要知道在那位玄阳门少主身边,可是有着两位长老护卫的。

但不管怎么说,按照大考的资格,王富强确实赢了。所以他也就只能朗声宣布结果,同时对那个叫高成功的家伙,多了一些重视。

这家伙的修为或许不算厉害,但手中那把重剑必然大有来头,能够掌握这样的重器,可不仅仅依靠修为那么简单,还需要契合,也就是要得到这把剑的认可。

也怪这家伙运气不好,偏偏抽到了第一号,选了王富强。

按照常理,抽到第一号肯定是运气最好的,毕竟有优先选择的权利,但因为王富强的存在,则正好相反。

因为任何人抽到第一号,都会选择王富强作为对手。谁又能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一个扮猪吃虎的狠角色。

很快陆续有人上前挑战,二十场战斗下来,杂役房弟子这边毫无败绩,挑战还在继续,各种战术都有。

经过了前面二十场战斗,那些刚入门之人对二十人的实力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于是有的选择他们认为最弱的,有的则选择刚刚从擂台上下来没来得及休息的。

还别说,几场战斗下来,还真有了一定的效果,其中一名新进门的人竟然赢下了一场,将一名连战三轮、气喘吁吁的杂役房弟子取代。

对此,那名杂役房弟子也无话可说。同样作为杂役房弟子的王富强都可以那么不要脸了,这些新进弟子效仿他的做法,自然正常不过。

因为有的杂役房弟子已经连赢三场,自然而然就退出了这一轮的考核,成功成为外门弟子。倒是王富强只被挑战一次,所以跟那些挑战成功的弟子一起,继续等待其他人的挑战……

就这样,一场又一场的挑战不断进行,擂台上的人也换了又换,最后只有二十人成功进入外门,这其中除了王富强和尤大山这些杂役房弟子,还有几名新进弟子,其中就有高成功,还有一个叫薛蒙的男人,倒是引起了王富强的注意。

这人其实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惊人的实力和手段,相反的,每次胜出都可谓是险之又险,根本无法引人注意。

事实是王富强确实也并未注意到他,反而是这家伙一直盯着王富强,每次王富强将眼神看向他的时候,他又目光躲闪,就像做贼心虚。

不过随着大考结束,王富强也就不怎么上心,而是在猜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按照他的猜测,之前杀了那名外门弟子,整个外门长老必然已经知道,而且就是这些长老将消息压了下去,目的就是不让其影响到这次的外门弟子资格大考。

现如今大考已经结束,那么这件事自然就会被这些长老拿出来,自己自然也就无法再像现在这般平静。

随着大考结束,所有弟子都记录在册,然后由大长老进行分配,将前二十人分别送往各峰,再由其他长老带着剩下的人前往君霞峰,交给马先生进行分配。

跟王富强一起的,除了尤大山,还有那个叫高成功的家伙,被大长老带着,同样前往君霞峰。

到了君霞峰之后,大长老先看了另外两人一眼,然后目光落在王富强身上。他先是让一名长老把高成功和尤大山带下去,才对着王富强道:“你跟我来。”

王富强点了点头,心想该来的总是要来,想躲也躲不掉,便移步跟上这位外门大长老。

一路上,大长老一句话也没说,气氛显得异常沉重,压抑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大长老领着王富强一路前行,一直走到外门执法殿,然后直接走了进去,王富强便在后面跟着。

进入大殿之后,王富强才发现大殿中已经有很多人等着,有弟子也有长老,当中一位,就是那位掌门真人王静玄。

而外门弟子都是昨日早晨跟王富强发生冲突的那些人,也就是那位外门大师兄华启平和他当时带来的那些人。

各长老原本都在议论,随着大长老和王富强走进来之后,便停下了议论,然后将目光全都放在两人身上,只有那些外门弟子连同华启平在内,全都低着头。

大长老先是对着掌门真人行了一礼,然后直接走向掌门真人旁边空着的那个位置坐了下去。

掌门真人开口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说完他看着王富强,开口问道:“昨日凌晨,外门弟子资格大考之前,杀害外门弟子黄靖,可是你所为?”

王富强点头道:“是!”

掌门真人继续问道:“因何故非要杀人不可?”

王富强这次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了一旁的华启平一眼,说道:“其中原因,想必掌门真人已经了解清楚了吧?”

所有人全都皱起眉头,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沉声道:“掌门真人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王富强开口道:“他们阻挡我参加外门弟子资格大考。”

掌门真人继续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该伤人性命。”

王富强突然冷笑一声,说道:“这是蕴灵门,是修行之地,对于任何一个蕴灵门弟子而言,修行就相当于生命,他们无故阻我修行,岂非是在谋害我的性命?更何况还是他们先对我出手。”

所有人听完,全都皱起眉头。

掌门真人看着华启平,沉声问道:“他所说是否属实?”

华启明被掌门真人盯着,顿时吓得浑身哆嗦,颤声道:“回……回掌门,属……实,可……”

掌门真人直接打断道:“你身为外门大师兄,却带领同门阻碍他人参加大考,引发冲突,导致弄出人命,你可知罪?”

“砰!”

华启平直接跪在地上,整个身体都伏在地板上,满头大汗,颤声道:“弟子知罪!”

掌门真人看向那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开口道:“赵长老,你作为外门执法殿长老,依你看,这件事如何处理?”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这位找长老一愣,看了看掌门,又看了看那位外门大长老,一脸为难。

外门的律法一直都是由他负责,这没错。以往对外门弟子的惩罚奖赏,也确实都是由他负责,就算遇上一些人命关天的大事,最多就是大长老会出面过问,像今天这样由掌门真人亲自出面的情况从未有过。

这件事其实也不复杂,若是直接按照蕴灵门的律法来办,王富强的结果不外乎两个,重者处死,轻者废除所有修为,赶出蕴灵门。

而华启平知法犯法,跟王富强算是同罪,至于那些弟子,惩罚倒是可以轻一些,或面壁,或上交元石。

若今天没有掌门真人在场,他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如此决断,但现在掌门真人亲自过问,又不给出惩罚定论,而是将问题抛给自己。很明显,这件事的处理,就连掌门自己都觉得为难。

连掌门都不敢轻易定夺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简单,再加上之前听到的一些传闻,这件事弄不好会惊动老祖宗们。可不处理又不行,毕竟他负责的,便是整个外门的律法。

怎么处理?才能让掌门真人满意,才能不损坏蕴灵门的名声,才能不惊动那些老祖宗们,就成了他面对的巨大问题。

首先,王富强肯定要罚,但不能重罚,至少要保证他可以完好无损的留在蕴灵门。

其次,华启平也要罚,而且要把握好度,要让他心服口服。

同样的,那些弟子也要罚。

只有如此,才能体现执法堂的公正,才能体现在蕴灵门律法面前,人人平等。

其次,这件事仅限于这个大殿中的人知道,决不能外传,以免引起其他弟子的猜测。

最后,便是善后工作要做好,对华启平及那些弟子的震慑,对死亡弟子的处理,都要做到无懈可击,没有漏洞。

这般一想,他看着王富强道:“王富强,杀害宗门弟子,按律当诛,但念其才入门不久,不知宗门律法,且是出于自卫,可免死罪。但终究伤了其他弟子性命,为避免今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罚三月俸禄,给死者家属作为赔偿,闭门思过三个月,期间不得与外界有任何接触。”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问道:“外门弟子王富强,可认罚?”

王富强皱着眉头,微微思索。

相对来说,这个惩罚其实并不重。就算这真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时代,可那毕竟是一条人命,毕竟是蕴灵门弟子。

这般一想,王富强也就没有得寸进尺,点头道:“认!”执法殿长老点了点头,眼神看着地上跪着的华启平,继续沉声道:“华启平,作为外门大师兄,知法犯法,带领门中其他弟子打架斗殴,导致出了人命,罚两个月俸禄,面壁思过三个月。可认罚?”

华启平迟疑了一下,连忙点头道:“弟子认罚!”

执法殿长老点了点头,继续对着那些弟子道:“其余参与之人,均罚俸禄一个月,面壁思过一个月,你们可认?”

众人急忙点头:“弟子认罚!”

执法殿长老继续道:“今日之事,今后不得再提,胆敢违抗者,逐出蕴灵门!任何人也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再度寻衅滋事。听清楚没有?”

所有人急忙道:“听清楚了。”

这位执法殿长老挥手道:“既然都已清楚,领罚去吧。”

众人应声而退,战战兢兢。

若只是大长老,只是执法殿长老,他们或许还敢争辩几句,但上面坐着的,是掌门真人,是掌握着整个蕴灵门生杀大权的存在,光是那份威压,就能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这些弟子先离开,然后王富强也跟着离开。

看着众人走后,这位执法殿长老缓缓转身,心情沉重,对着主位上的掌门真人行了一礼,试探着问道:“掌门,您看如此惩罚,可行?”

掌门真人没有说不行也没有说行,而是起身道:“既然事情已经处理清楚,本座也该回去了。”

说完便直接走出大殿。

执法殿长老直到这位老掌门离开后,才伸手抹了一把额头,发现掌心全是汗水。他看着那位大长老问道:“大长老,掌门真人这是何意?”

大长老摇了摇头,起身道:“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掌门真人既然把这件事交给你处理,便是相信你可以处理好。”

说完伸手拍了拍这位执法殿长老的肩膀,走了出去。

他突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有趣,这位掌门真人怎么看,都像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将王富强这么一个人带到蕴灵门,现在闯出这么大的祸,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都得他自己担着,怪不到任何人头上。

他现在确实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外门弟子资格大考刚刚结束,可有几个不错的苗子。

王富强就不用想了,别说自己一个外门大长老,如今怕是连掌门真人都没了机会,但那个叫高成功的小子,倒是可以争取一下,实在不行,也还有个尤大山嘛。

若是能收入门下,就算今后他们还是会进入内门,自己也是领路人。那么这些弟子在内门的表现越好,对他也就越有利。

执法殿长老独自站在大殿中,心里实在没底。

自己今日的惩罚,不论是掌门真人还是大长老,都没有明确的表态,这就让他觉得越发煎熬……

王富强回到住处之后,便直接将房门关上,先拿了一些水食给红菱,然后拿着木瓢给白芷浇水,之后便直接躺在床上,闭上双眼,回想着今天的事情。

掌门出现,王富强并不觉得奇怪,哪怕是老祖亲临,王富强都觉得正常,让王富强觉得奇怪的是蕴灵门对他的惩罚。只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王富强便索性闭上双眼,缓缓睡去。

模糊中,王富强听到有敲门声,于是便睁开双眼,走到门前将木门拉开。

门外,马先生领着一个新来的杂役房弟子,笑着道:“你怎么还没去外门那边报道?”

王富强看了马先生身后的杂役房弟子一眼,明白了两人的来意,开口道:“回来实在太累,给忘了。”

说完收拾属于自己的东西,除了红菱白芷,剩下的不论是什么,全都塞进储物袋中,连那张桌子和两张凳子都没放过。

等王富强再出现的时候,又恢复成当初来到蕴灵门的那副模样,肩扛半截绣刀,背着背篓,腰挂竹篮。

王富强走下楼梯之后,看着马先生,笑着道:“马先生对这些新来的,倒是好得很嘛,当初对我可不是这般。”

马先生嘿嘿笑道:“这不是实在没屋子了嘛,不然我也不会把他带过来。而且外门的住所,比起我这杂役房,确实要好很多。”

王富强点了点头,掏出一件灵宝递给马先生,也不给马先生推迟的机会,直接就向着外门弟子的住所走去。

到了外门,找到住处,王富强将红菱白芷安顿好之后,便闭门不出,进行所谓的闭门思过。

没多久,就有人送来外门弟子独有的服侍,一共两套,以便换洗。

天黑之后,又有人送来饭食,应该是那位大长老吩咐。

如此看来,所谓的惩罚,反而更像是一种享受,特别是对王富强这样一个死宅来说,虽说没有电脑,但终归还有秘法可以修炼。

虽然没有功法,修炼起来会有些困难,但也并非完全不能修炼,之前的寂灭指就是证明。

只是很快,王富强就不这么想了。虽然每天都有饭食,但一天只有一顿,而且一天不如一天,一开始还有肉,到后来,米饭变成了馒头,荤菜变成了简单的榨菜。

王富强一个人吃都不够,更何况还要分出一些给红菱,一想到要这样忍受三个月,王富强简直想要发疯。

最新小说: 修罗神帝 修真门派战国路 修仙:曹贼的秘密榜单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志异世界,著书成圣 洪荒:神级选择!开局收了祖龙! 大唐斩妖人 如水剑道 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 我在洪荒养剑